丰腰臀翘的邻居少妇

gg

几天前,我的初中同学齐大柱,从部队退役回来,许久不见,我主动出钱请他去饭馆喝酒
  酒过三巡,齐大柱忽然压低声音,用种神秘的语气讲道:“小杰,我在部队听说了个好地方,早就他妈想去了,今天终于有了机会,你要不要一起?”
  齐大柱虽然家境贫寒,但从小喜欢旅游,总是省吃俭用穷游各地,于是我问他哪个景区?
  齐大柱喝了杯酒:“在云南的十万大山里,有个全部是女人的村子,她们生了男孩子就送养外村人,或则直接掐死,绝不在村里留男人,但为了繁衍后代,每年的九月份,都会对外开放一段时间,让男人进去随便挑女人做那事…”
  齐大柱色迷迷的眼睛看着天花板,表情猥琐,口水流到了衣服上。
  我让他少白日做梦了,真以为有女儿国啊,齐大柱擦了下口水,把眼睛一瞪:“你不信的话,咱俩打赌!如果我输了给你一万,你输了给我一千就行,敢不敢?”
  我动心了,因为如果真有这么个村子,玩下才出一千块,那也值了,如果没有,能净赚一万!
  看着一本正经的齐大柱,我仰头喝下杯中的白酒,道:“行!我和你赌!”
  竖日,我和齐大柱收拾了下行李,有帐篷,水,食物等,然后,齐大柱借了一辆基本上除了喇叭不会响,其他都会响的皮卡车,带着我往云南去了。
  齐大柱早就把地址给打听清楚了,我们赶了三天路程,便到了云南的大山中,很多地方都没有路,坎坎坷坷,还好齐大柱在部队学的是开卡车,技术精湛,不然非冲到山底下。
  齐大柱把车停在了一座山脚下,指着远处说:“就在前面,咱们得走走。”
  我们把东西收拾了下,徒步赶路,十几分钟后,一个村子出现在了视野里,齐大柱笑着说:“怎么样?现在信了吧?”
  我说这里最不缺的就是村子,等真能玩了再笑。
  齐大柱胸有成竹,泰然自若。
  村口已经搭了一个黑色的帐篷,齐大柱笑着说:“有人比我们还早呢?”
  掀开帐篷,我们看到一个胖胖的男人坐在里面,手里拿着本羞羞的杂志,正看的入神。
  他察觉到我们后,立刻抬起头,脸上挂着猥琐的笑容:“胖爷还以为花花来找我了呢,原来是同道中人,快请进寒舍一坐。”
  胖子给我们腾出个地方,我和齐大柱互相看了看,跻身进去。
  齐大柱问:“兄弟,你也是来玩村里女人的吗?”
  胖子厚颜无耻的回答道:“这叫什么话,胖爷我是来帮她们繁衍后代的。”
  齐大柱大笑着拍胖子肩膀,说自己也是热心肠的人,专门跑来为村里贡献呢,又问儿的详细情况,胖子把那本杂志塞到枕头下面,说:“我也才来两天,这里的女人啊,那真是美若天仙,看都能把人看去了,但就是有一点不好,规矩太多。”
  胖子讲的时候,还一副色迷迷的表情,似乎在YY。
  齐大柱问:“什么规矩?”
  胖子回答:“这里的女人天黑后,会把自己的红肚兜挂在门外,你喜欢哪个,摘了肚兜推门进去,就随便给你弄,但奇怪的是,天亮鸡一叫,她们连话都不和你说,完全变了个人似的,有次胖爷我忍不住,穷追猛问,她们说是规矩,哼,胖爷我为帮她们繁衍后代奋不顾身的,就这样对我这个大恩人,真是群白眼狼。”
  齐大柱和胖子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天,忽然外边传来了叮叮当当的声音,胖子把烟捻灭,道:“天快黑了,她们在穿着肚兜跳舞,两位兄台,和胖爷一起去认肚兜吧。”
  三个人来到村里,在一处空地上,有二十多个身材性感,美若天仙的女人,上半身只穿了件纹图不同的红肚兜,下1半1身穿着黑色的短裤,裸露着白玉般的玲珑脚丫,手舞足蹈,那些响声,正是她们身上装饰品发出来的。
  胖子指着个肚兜上纹了一朵花的女孩说:“这是花花,我都和她做两天了,真的让人飘飘欲仙,死了也值,你俩可别和我抢啊。”
  齐大柱让他放心,朋友妻,不可欺的道理他还是懂的。
  我家庭条件不好,毕业又没啥好工作,也没有女孩子看上我,存货快三十年了,瞧见这么热舞美女,自然血脉膨胀。
  齐大柱拍了下我,嘿嘿笑着说:“小杰,钱准备好了吗?”
  我咽了口口水,让他放心,回去就转他一千,虽然是我大半个月工资,但值!
  天色暗下来后,我们几个人开始分头行动,我在村里转了几圈,最后停在了一个纹蝴蝶的红肚兜前,这是我头次碰女人,心跳加快,走路都有些晃,我深吸了几口气,猛的扯下那个红肚兜,用力推开了门。
  只一眼,我便按耐不住了。
  屋子里有个女人,正直勾勾看着我,她精致的面孔和白皙如玉的皮肤,更是让我呼吸急促,兴奋不已。
  女人看样子正在倒茶,她嫣然一笑,摄人心魄,继续手头动作,然后端了一本茶走了过来。
  我能闻到一种特有的香味,大概是女人香吧。
  她站在我面前,把茶伸了过来:“小帅哥,先喝杯茶吧,能提升战斗力哦。”
  我贪婪的吸着她口中吐出的香气,她用手遮住嘴巴,优雅的笑了声:“以前没碰过女人吗?”
  我忙不迭点头,哆嗦着手去接茶,结果没端好,杯子摔在地上碎了,茶也洒了一地。
  我觉得很尴尬,女人倒没生气,她慢慢关上屋门,从里面锁住后,又帮我倒了杯茶,我手依然抖的厉害,为防止再摔碎,我猛然喝了下去。
  女人温柔的拉着我的手,带我到床上后,开始用手摸来摸去,我忍不住把她压在身下,一阵猛亲,可我又不知道亲哪里,干脆就去咬脖子,舔耳朵吧。
  她身上特别的香,皮肤还特别的滑,让我特别的舒服。
  我想到胖子那句话,这一刻,死了也值!
  女人脱掉了我的裤子,可就在这关键的时候,我忽然感觉心中升起了一股戾气!怎么说呢?就是特别愤怒那种,想要杀人!
  什么情况?
  但是,原始的渴望让我压制住戾气,可正打算和她负距离接触,戾气感竟然更加的浓重了。
  我忍不住捂着脑袋,侧身倒在床边,女人很奇怪,问怎么了?
  我从小脾气就好,别人打我都不一定还手,今天这情况也太反常了,连我自己都不清楚咋回事。
  那种戾气越来越浓,我望着眼前这个女人,竟萌生了种掐死她的冲动!
  这个地方,我也似乎来过,反正给我一种蛮熟悉的感觉。
  女人笑盈盈的帮我弄了几下,我忽然更加的愤怒了,狠狠抽了她一巴掌,为防止不干出啥可怕的事情,我在女人惊愕的目光中,穿上衣服跑出了屋子。
  然后,我听到那个女人在我后背大骂:“你神经病啊?”
  跟着,就是一声门被重重关上的声音,这把我给尴尬的,还能再尴尬些吗?回到帐篷里,齐大柱他们还没回来,我暗自嘲讽:“杨小杰啊杨小杰,平日里不总是想是个女人都要吗,咋今天这么漂亮个女人,还不满意了呢?”
  抽完了烟,我拿出手机,玩贪吃蛇打发时间,忽然意识到一个诡异的问题。
  女人说了,那杯茶是提升战斗力的,那不就是wei哥吗?咋我喝了啥反应没有呢?难道她在骗我?
  真是的,自从进了这女人村,全他妈是怪事,我又玩了几个小时游戏,困的睁不开眼了,就回帐篷睡觉了。
  第二天一早,齐大柱回来了,进帐篷就把我推醒,说:“你小子咋回来这么早?昨天那女人没给你伺候舒服吗?”
  我哪里敢说自己见到美女太生气,那不成脑残了吗,笑着说玩的很好,只是大半夜她求饶了,齐大柱一脸的羡慕啊,自言自语:“没想到你这么牛。”
  齐大柱伸了个懒腰,说昨天晚上他碰到那个,特别的妖娆,把部队里的存货全给用上了,今天晚上还要去找她,真会玩。
  看着鼾声如雷的齐大柱,我是欲哭无泪啊,人家都是去玩一晚上女人,我竟然是玩一晚上贪吃蛇…
  中午的时候,我们三个在一块吃饭,齐大柱和胖子两人谈起昨晚上的经历,各个绘声绘色的,胖子说:“有一点你们绝对不能和我比。”
  齐大柱点了根烟,问哪一点?
  胖子说:“我发现花花喜欢我了。”
  齐大柱哈哈大笑:“兄弟,这村子不能留男人的,你别多心。”
  胖子很生气的从口袋里摸出样东西,我和齐大柱面面相窥,都不懂什么意思,听了胖子的解释,我俩忍不住笑喷了…
  第二章 小倩,宁采臣
  胖子淫笑着掏出几片橘子皮,我和齐大柱面面相觑,不明白他要表达什么,他双眼放光,得意洋洋地解释说:“早上回来时,花花还特意给了个橘子,说是刚醒吃水果对身体好,花花这么关心胖爷,一定是爱上我了。”
  胖子把橘子皮放在鼻前,深吸了口,猥琐屌丝气质侧漏。
  我是强忍着没笑,对胖子的意淫本领倾佩不已。
  下午村子里的女人聚集在空地上,围成个圈,手舞足蹈,在中心位置搭了个很高的木台,上面跪着一个赤果上半身的女人,她正双手合十,两目微闭,像是个虔诚的佛教徒,显得冰清玉洁。
  齐大柱和胖子又开始对女人的美貌评头论足,唾沫星子乱飞,忽然,外围站着的女人齐刷刷跪了下去,这把我们仨给看懵逼了。
  只见一个六十七岁的老太太,拄着拐杖,拿着肚兜走上了台,女人们又站了起来,老太太把台上女人也扶了起来,看到她脸的刹那,我险些瘫倒在地上。
  精致的五官,玲珑的面孔,白皙如玉的皮肤,这是张何等俊俏的脸,美的令人窒息。
  老太太亲自把红肚兜穿在那个女人身上,然后和她说了几句什么,台下其他女人纷纷鼓掌,胖子和齐大柱不知道啥时候已经凑到人群后面了,我急忙跑过去,齐大柱拉了拉一个女人的手臂,问:“你们这是干嘛呢?”
  那个女人像是个木偶一般,身子一侧,又慢慢转过去,继续鼓掌。
  齐大柱正准备再拉,胖子把他拦住:“没用的,这群娘们规矩特别多,白天不和咱们说话的。”
  齐大柱不信邪,又用力拉了下那个女人,这次她直接整个被转了过来,接下来发生的一幕,就有些诡异了。
  正常人被拉后,都会去看下是谁动的手,最不济也要动动眼珠子,可这个女人,却还保持着双眼平视前方,在我们的惊愕中,机械性的转正了身体。
  齐大柱愣了下,还准备去拉,那个老太太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了我们身边,她拽住齐大柱的手,一推,齐大柱一个趔趄,差点倒地。
  我很惊讶,因为齐大柱当了三年的兵,再不济也不会被老太太轻易推倒吧?老太太面若冰霜的说:“晚上你们随便搞,但鸡鸣之后,族人不和你们讲话,请遵守规矩!”
  老太太讲完又走了回去,齐大柱很不服气,可刚才那一下,傻子也看出老太太不是善茬。
  回到帐篷,齐大柱骂不绝口,胖子安慰他能日就行,别想太多,我脑子里回想着刚才的画面,总觉得村子里透着股邪气,我说:“你们不觉得蹊跷吗?这么好的地方,咋就咱们仨来了?”
  齐大柱说:“蹊跷啥子?你出去后,愿意把这地方讲给别人吗?”
  胖子也附和说:“是啊,除了规矩多点,这里还是不错的,反正我出去后,是不会告诉别人的,否则来的人多了,咱们还得排队呢。”
  被他俩一说,我紧张的心情得到了些放松,也许那个呆滞的女人,只是不想破坏规矩吧。
  夜幕降临后,三个人又朝着村子进军,刚进村口,我就看到一户人家门前挂着的肚兜有些眼熟。
  胖子提醒了我:“哎你们看,那不是今天台上女人穿的肚兜吗?”
  齐大柱点点头,我心跳加快,生怕他俩抢这个女人,猛跑一阵到了门口,转身一看,齐大柱和胖子还站在原地,对我指手画脚,嘲笑不断。
  齐大柱说:“小杰啊小杰,你放心吧,我们不和你抢,我还要去找我的鸟鸟。”
  胖子也道:“我还是喜欢我的花花,这个留给你了兄台。”
  两人手拉着手,在月光下漫步朝村子深处走去。
  我和胖子并不熟悉,他是否专一?我不得而知,可齐大柱虽然家境不好,但会和哄女孩子开心,所以对象换的很勤,哪怕是白富美,他也只玩一次,村里这些女人根本没法和白富美比,他怎么会独恋一枝花?
  我没有多想,摘下红肚兜,推开了门。
  果然是白天那个女人,她梳着马尾辫,几缕刘海被卡子扎起,优雅的坐在椅子上,十分的纯洁,十分的美丽,摄人心魄,令人陶醉。
  她见我进来,俏脸微微一红,害羞的低下了头,虽没昨日那个女人热情,却更加的吸引人。
  我走进屋里,把门插上,她已经倒好了茶,递过来后用很小的声音说:“先生…喝…喝茶。”
  我感觉她好像头次和男人接触,心想不会是处吧?提出疑惑,女人竟然羞答答的点了点头。
  草,我不是在做梦吧?头次做爱,就碰上了这么美的处女?
  女人的叫声把我从思绪拉了回来:“先生,请喝茶。”
  我看了看女人端着的杯子,摇摇头:“不喝了吧,我不是太渴。”
  女人眼神中闪过一丝疑惑:“你也是头一次?”
  我一边脱衣服一边说是啊,女人把茶一伸,让我先喝下再说。
  我这个人吧,有个习惯,别人越让我干什么,我越不想干什么,也算是叛逆吧。
  我摆出副强硬的态度:“我真不喝,我不渴的。”
  女人很倔强:“必须喝,这是我们的规矩。”
  于是,我俩开始推攘起来,一来二去,茶杯竟然被推到了地上摔碎了。
  我连忙说不好意思,女人弯腰去收拾茶杯的碎屑,不小心又割破了手,我焦急的弯下腰去,拿出创可贴黏上。
  我出了一头的汗,担心的握着她的手,问:“疼不疼?”
  女人抬起头,双眸中闪过一丝光芒,她缄默片刻,问:“你…在关心我吗?”
  我说:“废话!你也太粗心大意了吧?”
  我把她扶到椅子上,用屋角的簸萁整理了下碎屑,帮她倒了杯水,道:“我听说女人头次可疼了,你的手已经这样了,先不做了,我陪你聊聊天吧。”
  女人立刻慌了,忙不迭的说:“不,你一定要和我做,我不怕疼的,快来吧。”
  我虽然也浴火焚烧,但我对这个女人有种说不出的情愫,我不忍心她在受伤的情况下去感受另一份疼痛,也许有人说我太作,可你真的在乎一个人时,真的会关心的失去理智。
  女人把我搂住,表情迫切,我被她刺激的也忍不住了,直接在椅子上和她做了起来。
  这是我的头一次,光找对位置进去就费了好大一会儿,轻车熟路后,我们尝试了很多种姿势,我感觉此时此刻,给个神仙也不换。
  我和她做了十二次后,筋疲力尽,我躺在床上,把她抱在怀里,温柔的抚1摸着她的头发,和她有一搭没一搭的聊起了天。
  这个女人叫小倩,我开玩笑说自己其实是宁采臣转世,没想到她根本不知道宁采臣是谁,我只好和她讲了下倩女幽魂的剧情。
  小倩依偎在我的怀里,撒娇的问:“你喜欢我吗?”
  我把她抱的紧了些:“当然,我想要娶你,我回去就准备下,来这里提亲。”
  小倩并没有高兴,反而有些难过:“可我们注定没以后,我离不开村子的。”
  我问为什么?小倩回答是规矩。
  我哼了声:“什么狗屁的规矩,人是活的,规矩是死的,违背了又能怎样。”
  小倩缄默不语,把我抱的更紧了些,然后说:“你是个好男人,我也很爱你,可倩女幽魂的故事,终究也还是故事,现实很残酷的。”
  天色慢慢亮了,小倩起身穿好衣服,我知道又是所谓的规矩,起床吻了下她的脸,很浪漫的说道:“有那么一天,我会踩着七彩霞云来娶你的。”
  小倩微微一笑,可眼眸里却有滴眼泪在打转。
  我正打算离开时,小倩忽然把我拦住,她问:“你来这里几天了?”
  我告诉她两天,小倩脸色忽然变了,很着急的说:“听我的,赶紧离开,再也别回来了。”
  我不明白她为什么要赶自己走,想问个究竟,小倩却不再多讲,焦急的大喊着:“过了今天,谁也走不了!”
  第三章 你不走,我也不走
  我疑惑的问为什么?小倩摇摇头:“我不能说,这是规矩,总之你别问了,今天赶紧和朋友离开这个村子。”
  回到【根据地】后,齐大柱已经睡下了,我在他旁边的空位躺下,满脑子都是小倩,这个女人,已经住进了我的心里。
  中午三个人一起吃东西,我发现胖子脸色苍白,双眼发红,体型也瘦了很多,显然是纵欲过度。
  胖子吃了口罐装牛肉,道:“这村子里的规矩真奇怪,你们猜昨天花花让我干嘛了?”
  齐大柱猥琐的笑了笑,低声道:“不会让你玩SM吧?”
  胖子把眼睛一瞪:“玩也是胖爷我S啊,比这更诡异,昨晚上花花竟然从床头拿出盒套套,戴着才肯干,这特娘的不是影响胖爷我为村子贡献吗?”
  齐大柱揶揄道:“可能怕你小子传染啥病,不然我们怎么没被要求戴?”
  齐大柱看了看我,我点点头,表示小倩也没让戴,胖子不高兴的骂了齐大柱一句,齐大柱也不甘示弱,可没多久,两人就转到了荤段子,真是志同道合…
  月黑风高夜,我们三人再次行动,到村口时我问齐大柱今天打算去哪家?他点了根烟:“草,你不问我都忘记说了,我发现最近自己变的不太对劲啊。”
  我和胖子面面相觑,问他怎么回事?齐大柱抖了下烟灰:“小杰,你应该最了解我吧?我啥时候上过相同的女人?在我看来,玩女人就和穿衣服差不多,不能投感情,多穿才爽,可来了这个村子后,我发现自己离不开鸟鸟了,只要天一黑,我满脑子都是这个女人,挥之不去啊。”
  胖子说:“兄台,我比你更苦,白天也想花花,可又不让见,心跟猫爪子挠一样。”
  以齐大柱的个性,确实不可能做到专一,我也感觉有些奇怪,齐大柱把烟丢在地上踩灭,道了句罢了,便往鸟鸟的住处走去。
  照例,我又来到小倩的屋前,摘下红肚兜,推门进去。
  小倩穿了件灰色上衣,黑色的民族裤子,裸着白皙如玉,玲珑剔透的美脚,她抬头的那一刻,我发现她的左半张脸有些微肿,双眼泛红,眼眶中晶莹剔透,像是刚哭过一样。
  看到我后,小倩的眼神里闪过一丝惊讶和慌乱,我问她的脸怎么了?小倩摇摇头:“没事儿,摔了一跤。”
  我说:“撒谎都不会,摔一跤哪能把脸摔成这样的?到底谁欺负你了?我帮你出气去!”
  我并不是在客套,而是真的很心疼她。
  小倩道:“你别问了,你怎么还没离开?再不走真来不及了。”
  我说走可以,但要带上你。
  小倩把我推开:“你别傻了,倩女幽魂只是故事,我离不开村子的,你还有机会。”
  我找来毛巾,沾了些冷水,帮她擦拭着微肿的半张脸,这是小时候奶奶教我的土法子,可以缓解疼痛。
  我一边擦一边说:“你不走,我也不走。”
  小倩流下了两行眼泪:“你真傻。”
  其实吧,我也感觉自己挺傻的,因为我知道这村子有点邪,但我舍不得小倩,我在想,齐大柱和胖子他们都喝了茶,唯独我没喝,算是破坏了规矩,小倩这顿打,八成是为我挨的。
  我倒了杯茶,刚准备喝,小倩却忽然把茶杯撞到地上,看着摔碎的茶杯,小倩说:“不能喝的。”
  我笑了笑,说自己渴了,又很装逼的倒了杯,仰头喝掉,小倩用晶莹的双眸注视着我,缄默不语,片刻后忽然扑在了我的怀里,哭着说:“你是个好男人。”
  我心想我算啥好男人啊,好男人也不会来这地方找艳遇了,只是我真的感觉第一眼见到小倩,就被她的美,她的纯洁,给彻底征服。
  我爱她,也发誓,这辈子要她做自己的妻子。
  很快,这杯茶便发挥了药效,我把小倩抱到床上,接下来,便水到渠成了。
  而我,也并没有生气。
  这晚上我们做了十七八次,天亮时我筋疲力尽,小倩依偎在我的怀里,两个人诉说着情话,每次谈到村子,小倩总会避开。
  鸡鸣之后,我自觉的穿上衣服,离开时,小倩叫住了我,她从床头的抽屉中拿出一个橘子,说早晨吃水果对身体好。
  我接过橘子,当着她面掰开皮,刚准备往嘴巴里放,小倩忽然开口:“你…”
  我看着小倩紧张的表情,感到有些疑惑,问怎么了?小倩欲言又止,片刻后摇摇头,可眼神里,却是种无奈,悲伤。
  她说:“没…没什么的,橘子太酸,你不喜欢就放桌子上吧。”
  我笑了笑:“你给我的,就算很苦,我也觉得甜,也会去吃。”
  我掰下一块放进嘴里…可…好酸啊…还是要保持微笑…
  回到帐篷后,齐大柱兴高采烈的向我炫耀起了鸟鸟给他橘子的事情,还说要去打击打击胖子。
  我心想自己也有,可听他提起胖子,我脑子里忽然闪现过一个想法。
  我们来的第二天,是胖子来的第四天,那天他得到了花花的橘子,而我和齐大柱被赠予橘子的时间,也刚好是第四天早晨。
  这是巧合吗?
  而我没想到的是,接下来,发生了更加诡异的事情。
  醒来时已经下午,齐大柱还在呼呼大睡,我从背包里拿出食品,吃了三四天零食罐头,我都快吐了,心情也烦躁的不行,于是出去溜达起来。
  我沿着村外散起了步,忽然听到头上有个乌鸦在叫,我抬头看了看,一只大乌鸦站在枝头上,叫个不停。
  我本来就烦,被它吵的更烦了,捡起块石头就砸了过去。
  本想把它吓跑,可没想到我此刻后羿附体,一下就给砸中了,乌鸦重重摔在地上。
  我惊讶的看了看自己的手,啥时候我有这百步穿杨的神功了?
  我跑了过去,查看这只乌鸦,结果吓了一跳,乌鸦竟然没有脑袋!
  可刚才我明明看到一只完整的乌鸦啊,更何况,没有脑袋还怎么活?怎么叫?
  我不禁吓出一身的冷汗,抬头看了眼这片林子,竟发现了更加诡异的现象。
  现在是九月份,正值夏季,林子里应该有很多鸟才对,可这片林子却出奇的静,什么声音都没有,很显然不正常。
  我耳边回响起了小倩的话:“三天之后,谁也走不掉了。”
  再联想到这些天发生的诡异事情,我开始不淡定了,忙不迭往回跑,想通知齐大柱赶紧跑路,但他没在帐篷里,难道去胖子那边交流经验了?
  我拉开胖子的帐篷,并没发现齐大柱,却看到了胖子用单子蒙的严严实实,正在一起一伏的。
  我跑到他跟前,拉开单子,问他啥子情况?躲着撸管还是咋的?
  胖子脸色白的没一点血色,嘴唇干裂,头发干枯,闭着眼睛不停的抖着。
  我正打算测下他的眉头,看是不是发高烧呢,胖子猛然睁开了通红的双眼,伸手抓住了我的手臂!眼中满是恐惧,张开嘴巴,似乎想要说什么!可又不敢!
  第四章 快跑!
  此时,齐大柱在帐篷外唤我,我答应了声,再看胖子,已经松开了我的手臂,安详的躺着,似乎是睡着了。
  齐大柱走进帐篷,手里拿了一根棍子,上面插了很多条鱼,笑着问:“是不是打扰你俩讨论【技术】了?”
  我让他不要乱讲,又问他去哪里了?齐大柱找了个位置坐下,说吃了几天罐头,他都快吐了,寻思着找找有没有野味,结果在不远处发现了条河,就下去抓了几条鱼。
  齐大柱让我帮忙,捡了些枯枝,点着后烤鱼,没多久,香嫩的肉味便弥漫在周围空气中,让我精神也为之一振。
  胖子从帐篷里钻出来,道:“什么味?这么香?”他看到我们在烤鱼,兴高采烈跑过来,嚷嚷着【让胖爷先尝尝有毒没毒。】
  胖子脸色比刚才更白了,走路也有些不稳,齐大柱扔给他一条鱼,说:“你这也太虚了吧?怎么玩了几天成现在这样了?”
  胖子狼吞虎咽的啃了几口,贪婪的咀嚼着,根本顾不上讲话,我和齐大柱见状,也没再问,跟着他埋头啃鱼。
  三个人吃的差不多后,胖子拿着树杈,神情沮丧的在地上勾勾画画,我凑过去看了下,原来他在写字。
  从胖子的笔力来看,显然是小学生级别,可我能看得出来,他每一笔,都写的很认真。
  齐大柱一字一句念道:“无欲无求。”
  胖子把树杈抓在手里,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,可和他憔悴的神色形成了鲜明对比,显得有些苍凉,悲伤。
  胖子望着远方,那是村子外的方向:“我从小就有个作家梦,可家里穷啊,读完小学就去打工了,做的都是最累的活儿,工资却是最低的,也没个女人看得上我,憋了二十多年了,所以才来了这个女人村,可是我没想到…”
  他没把话说完,可我却感觉到更加奇怪了,因为某种意义上说,我们三个都是穷屌丝,特别的像。
  胖子眼眶开始变的晶莹,齐大柱拍了下他的肩膀:“咋还哭了呢?搞得跟生离死别似的。”
  胖子擦了下眼泪,笑笑说:“没,我是高兴,不说了不说了,继续玩吧。”
  我感觉胖子十分反常,因为从刚才到现在,他都没有再提过村子里的女人,齐大柱有几次甚至故意把话题往荤段子上引,可我非但没看到胖子表现出兴趣,还在他的眼神里看出了恐惧。
  这时,我想到胖子在帐篷里抓我手臂,想说什么却没说,问他到底要讲啥?齐大柱也很疑惑,盯着胖子。
  胖子挤出丝笑脸,道:“能讲啥,这村子女人多,白给日,简直是男人的天堂,讲技术经验呗。”
  胖子讲完后,又心虚的看了我几眼,我表面上装着没发现,可心里却更加狐疑,胖子一定是知道什么!他为什么要隐瞒呢?
  又到了月黑风高夜,村里走起时,我们三个人手拉着手,在狡黠的月光下漫步在村子的泥泞大路上。
  但这次,我们没有再哼着小曲,只有齐大柱偶尔讲两个黄色段子,我和胖子都比较安静。
  而且我发现,胖子在走的时候,身体在发抖,他似乎很怕这个村子,可又不知道为什么,非但不离开,还硬着头皮进来。
  很快到了小倩的屋前,她的红肚兜依然在迎风飘扬,我忽然感觉特别想进去,却被胖子拉住了。
  我转过身,问怎么了?齐大柱在一旁起哄:“小胖,你不会也喜欢倩倩了吧?这可是我兄弟的女人,不能乱搞啊。”
  月光的照耀下,胖子脸煞白煞白,没有一点点血色,他咬着牙齿,身体微颤,眼睛里满是惊恐,他似乎想说什么,可几次都给咽了回去,片刻后,他深深叹了口气,松开手埋头朝村子跑去。
  齐大柱奇怪的望着他的背影:“莫名其妙这不是?兄弟好好玩,我也去找我的鸟鸟了。”
  我摘下红肚兜,推开小倩的房门,她今天穿了件白色的裙子,把婀娜的身姿展现的美艳至极,看到我后,小倩拿起茶壶,却没有果断倒茶,而是犹犹豫豫。
  虽然我意识到这种茶不能喝,但是我又知道,我如果不喝,小倩就会挨打,我真的感觉自己很作,竟然会很装逼的跑过去,抓着小倩的手斟了杯茶,一仰头喝掉了。
  小倩诧异的望着我,道:“这杯茶,不能喝的,你明明知道,为什么还要去喝?”
  我笑着握住她的手,温柔的说:“我不知道喝下这杯茶到底会怎样,但我知道,甚至确信,第一眼看到你,我就爱上了你,我不允许你受到一丁点的伤害。”
  我吻了下她的额头,把她抱在怀里:“不要说茶,就是毒药,我也会为你而喝。”
  小倩紧紧抱着我,片刻后啜泣起来:“你真傻。”
  很快,那杯茶的药效便上来了,我把小倩抱到床上,跟着水到渠成,我们尝试了各种姿势,做了十几次后,才筋疲力尽的躺在床上,这几天纵欲下来,我也感觉身体有些吃不消,甚至老二都有些肿胀,可能是那杯茶太猛了吧,每次喝完,我竟然奇迹般的还能再战沙场,神龙摆尾。
  我和小倩依偎在一起,聊着天,我问她为什么要让男人喝那杯茶?仅仅是提升战斗能力吗?
  小倩摇摇头,告诉我:“不是的。”
  我很高兴,起码小倩回答了第一个问题,而且验证了我的猜想,我问这杯茶的功效是什么?小倩说:“你不要问了,我不知道,就算知道,也不能说的。”
  上次我只是没喝茶,她便受到了责罚,看来这里有人监控,我环顾四周,什么也没发现,但我不忍心让小倩冒险,因此没有刨根问底。
  我又提了几个问题,像为什么不能离开村子?以前来过的男人都怎么样了?我们结局是怎样?这些,遗憾的是,小倩全部表示不知道。
  鸡鸣之后,小倩便起身穿上衣服,让我赶紧离开,我走到门口时,她又跑过来送了一个橘子。
  齐大柱已经提前回了【根据地】正坐在地上抽烟,在他脚下,已经扔了很多根烟头了。
  齐大柱见到我后,拍了拍旁边的位置,示意我过去坐下,他递给我一根烟,我发现他的脸也变的憔悴起来,头发干枯,先不说他以前很讲究,一个当兵的人如此邋遢,就显得十分诡异。
  他抽了口烟,道:“这村子有问题。”
  我差点吐血,心想我他妈早发现了,齐大柱说:“我以前是个什么样的人你最了解,绝不会上同一个女人,我昨天晚上想去找其他女人试试,但我只要一有这个念头,心窝子就疼的厉害,眼前发黑,看东西都是模糊的,无奈,我只好去了鸟鸟家,鸟鸟给我倒了杯茶,我感觉是茶的问题,本不想喝,可我控制不住自己,我鬼使神差的竟然给喝了下去。”
  齐大柱把烟头扔在地上,哆嗦着手又点了根:“我现在满脑子都是鸟鸟,我觉得自己快傻了,快丧失意识了,而且我今天早上看到镜子里的自己,忽然感觉好害怕。”
  齐大柱转过身,用双通红的眼睛盯着我,问:“我们会不会死在这里?”
  我把烟扔在地上捻灭,站起来说:“开什么玩笑?这村子就是再装神弄鬼,一群老娘们,还能挡住咱们俩魁梧男不成?咱们今天就走,再也不来了。”
  齐大柱点点头:“再也不来了。”
  因为刚忙了一夜,我俩身体虚弱,所以打算睡上一觉,等中午再离开,其实我想带着小倩走,可我又考虑到还不清楚她离不开村子的原因,而且看她的态度,我怕自己带走她会害了她,倒不如我先逃出村子,再找人过来救她。
  我和齐大柱吃了些东西,蒙头便睡,我做了一个诡异的梦,我和齐大柱根本没有在什么村子里,而是一大片坟地,在我们周围,站着很多干枯的白骨,还有尚未完全腐烂的尸体,他们张牙五爪,似乎随时都会冲上来,把我们撕的粉碎。
  醒来后我看了下表,已经下午一点多钟,齐大柱并没在帐篷里,我出去找了一圈,结果在胖子帐篷里发现了他。
  但我看他的第一眼,就吓出了一身的冷汗。
  因为齐大柱是跪在地上的,胖子没有在帐篷里,可他却在说话,似乎有个看不见的人。
  齐大柱手里拿着一张纸,喃喃自语:“我不该来,我们都不该来,走不掉,谁也走不掉。”
  第五章 挣扎
  齐大柱用绝望的眼睛望着我,把手里的那张纸递了过来,我看了下,是一封信。
  内容是:两位兄台,胖爷我得去工作赚钱了,就不在这里多待啦,你们玩好。
  我揶揄道:“这小胖,脑子转的挺快,竟提前开溜了。”
  齐大柱严肃的说:“他不是开溜,而是出事了!”
  我诧异的问什么情况?齐大柱点了根烟,稳定下情绪,讲道:“昨天胖子用树杈写的字咱们都看到了,显然学渣级别,可这封信上的字迹却规规整整,根本不是他写的!”
  听他这么一说,我不由重新看了遍那封信,果然,和胖子昨天写的字迹判若两人!
  齐大柱几年的军队生涯,锻炼出了副强壮的身躯,和敏锐的洞察力,我暗自倾佩。
  齐大柱猛抽了几口,把烟头踩灭:“昨天我就感觉胖子很奇怪,现在想来,他一定是知道了些不该知道的事情,被人给…”
  他没把话讲完,但我已经猜到了结局。
  齐大柱从角落拿起来一个背包,道:“快跑!这里不能待了!”
  我和齐大柱没有去管帐篷,行李之类的东西,径直朝来时的路跑去,没多久,我俩到了停车的地方,可一看路虎,我头皮瞬间就麻了。
  齐大柱这辆皮卡车就是再破,放在这里也不过三五天,车身怎么也不能被红色的铁锈包裹吧?而且前车灯都绣的掉了下来,和车身只连着一层薄皮,随时都会落地,放佛经历了几个世纪!
  大家都知道,车子在放置几年,不去保养的情况下,外壳才会生出红色的铁锈,变的破旧不堪。
  我扒拉了下脸,问:“我靠,我他妈没做梦吧?啥情况?穿越了?”
  齐大柱表现出了军人的沉着冷静,他拉开车门,坐在驾驶位置操作了几下,愤懑的跳出来,骂道:“他娘的,车子报废了,咱们得走出去了。”
  这村子太诡异了,先是无头的鸟在林子里飞,后是车子几天便像是过了几个世纪,加上各种奇怪的规矩,我汗毛倒立,不由抬头望了望天空,结果发现天色也变的灰蒙蒙起来,似乎被一层薄纱遮住了,看不大清,让我呼吸困难。
  齐大柱围着路虎车转了一圈,仔细查看了番,道:“真奇怪,就算是泡在水里,也不能锈成这样啊!”
  齐大柱看了看村子的方向,眼神中闪过一丝恐惧,他狠狠踹了一脚车门,皮卡车跟着一晃,他说:“太邪门了,快跑吧,老子以后再也不日女人了。”
  我也很怕,可为了缓和气氛,我开了个玩笑,说那你可以考虑练习葵花宝典,齐大柱白了下眼:“我漏掉三个字,这村的。”
  因为没有导航系统,我和齐大柱只能见路就走,也不知道过了多久,天色渐渐暗了下来,我俩累的不行,便找了片空地休息。
  齐大柱拿出几袋压缩饼干,分了我些,我俩边吃边说商量下面的计划。
  齐大柱的意思,是彻夜赶路,因为正常情况下,我们每晚都会去找村里的女人,现在忽然不见了,难免她们会出动抓我们俩。
  我很赞成这个看法,拿出手机看了眼,仍然没信号,我想打开手电筒,用作照明,却被齐大柱给阻止了,他说:“省点电,等下有信号了,赶紧报警,另外你开着手电,岂不是成了黑夜里的靶子吗?”
  我对他的冷静智谋望尘莫及,忙不迭点头,两个人借着月光,继续往来时的方向跑。
  我不像齐大柱,经历过严格的训练,几步下来,我就累的气喘吁吁,他不停找话题和我闲聊,算作是给我鼓气。
  齐大柱说:“兄弟,出去后齐哥帮你介绍个女人,咱俩今年就把婚结了,别再有这种刺激想法了。”
  我自然高兴,毕竟我这样的屌丝,出了村子,连女人的手都难拉,更别提结婚成家了。
  我问他如果女人嫌弃我咋办?齐大柱说:“那就…”
  他没把话说完,就站直身体,一动不动,像是武侠电影里被点穴似的。
  我吓了一跳,问他咋了?
  没想到,齐大柱竟然做了件让我瞠目结舌的事情!
  他呆呆的转过身体,机械性的朝着村子走了起来,放佛毫无意识的机器人,看起来特别呆,特别的诡异。
  傻子也能看出他不正常了,我一把拽住他,喊道:“你个傻X,赶紧醒醒!回去就走不掉了!”
  齐大柱像是中了邪似的,没有理我,继续迈着步子,他的力气很大,我根本拉不住。
  我知道不能让这小子回去,否则前功尽弃了,可我又打不过他,情急之下,我忽然想到了一个办法。
  我捡起来一根小臂粗细的木棍,想学电影里那样把他给打晕,深吸口气,狠狠砸向了他的脑袋。
  结果,我这棍子力气用小了,齐大柱虽然被砸了个头破血流,但没半点晕倒的意思。
  我心里一万匹草泥马奔腾而过,这是哪个导演拍的不负责电影,日他XXX的一棍一个准的糊弄我们这些观众。
  齐大柱没有理我,还在继续往前走,我想再用更重的力量去砸,可看着满头流血的他,我又实在下不去手。
  我犹豫了下,把棍子扔到一边,跑过去抱住他,大喊:“醒醒!大柱!你忘记你说的了吗?逃出去后,咱们就结婚,再也不来这里了,你还要给我介绍媳妇呢!”
  我喊了几嗓子后,似乎起了作用,齐大柱忽然停了下来,我很高兴,齐大柱慢慢转过身,月光照耀下,他脸上全是血,目光呆滞,显得有些诡异。
  齐大柱忽然睁大了眼珠子,用力推了我一把,他本来就力气大,我又没防备,被推出去三五米远,重重摔在地上。
  齐大柱用手抱着脑袋,篇幅有限,关注徽信公,众,号[红衣文学] 回复数字30, 继续阅读高潮不断!身体发抖,痛苦的喊着:“走…走…”
  在他身体里,似乎有两个人,一会儿用木讷的声音喊着【鸟…鸟…】一会儿又痛苦的叫嚷着【滚蛋,不要跟我,走,快他妈滚蛋】
  我看得出来,齐大柱在挣扎,另外,他想让我逃走,因为我们是兄弟!
  齐大柱抬起哆嗦着的手,指着我说:“跟过来,我就打死你!”
  齐大柱转过身,朝村子的方向狂奔而去,望着他的背影,我忍不住哭了。
  同时,我又感到很奇怪,为什么齐大柱会这样?如果是喝了茶,吃了橘子的原因,那我怎么没有那种迫切回到村子里的渴望?
  如果和这些没有关系,齐大柱这么疯狂的举动,又是因为什么?
  我摇了摇头,其实现在,我完全可以逃出村子,因为我的理智十分清楚,可有时候,我自己都感觉自己很煞笔,我实在放不下齐大柱,我知道,就算我回去,也未必能救的了他,可我又没办法独自逃命。
  我一咬牙,做了个这辈子在别人看来最傻逼的决定,但我,却无怨无悔。
  齐大柱还没跑远,隐约能看到他的身影,我匆忙跟了上去,本来我就累,这一阵狂跑差点没要了我的小命,连我自己都不知道是怎么坚持下去的。
  后来,我和齐大柱跑回了村子,齐大柱大喊着鸟鸟冲进了村子,那渴望的模样,就像是一位瘾君子看到毒品似的。
  见齐大柱摘了鸟鸟的红肚兜,篇幅有限,关注徽信公,众,号[红衣文学] 回复数字30, 继续阅读高潮不断!推门进去,我叹了口气,看来小倩讲的没错,来了村子,就都走不掉了。我寻思着反正也回来了,不如去小倩哪里找她聊聊天吧,小倩屋前依旧挂着红肚兜,我走到门前,果断摘下红肚兜用力推开了门。
  可看到屋里的景象后,我彻底懵逼了!
  震惊!
  恐惧!
  惊悚!所有情绪夹杂在一起,让我通体生寒!
  这…他娘的是怎么回事?

[ 此貼被七号车手在2019-02-28 18:23重新編輯 ]

本文来自网络,不代表江湖淫娘立场,转载请注明出处:http://jhyl.xyz/index.php/2019/11/07/%e4%b8%b0%e8%85%b0%e8%87%80%e7%bf%98%e7%9a%84%e9%82%bb%e5%b1%85%e5%b0%91%e5%a6%87/

作者: admin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返回顶部